<var id="KrHrP"></var>
<samp id="KrHrP"></samp>

<xmp id="KrHrP"><samp id="KrHrP"><button id="KrHrP"></button></samp></xmp>

<dfn id="KrHrP"><i id="KrHrP"><strike id="KrHrP"></strike></i></dfn>

<dfn id="KrHrP"><samp id="KrHrP"></samp></dfn>

<xmp id="KrHrP"><delect id="KrHrP"></delect></xmp><xmp id="KrHrP"><samp id="KrHrP"></samp></xmp>

<delect id="KrHrP"><strike id="KrHrP"></strike></delect>

<dfn id="KrHrP"></dfn>

<xmp id="KrHrP"><delect id="KrHrP"><button id="KrHrP"></button></delect></xmp><xmp id="KrHrP"></xmp>
<p id="KrHrP"><nobr id="KrHrP"><var id="KrHrP"></var></nobr></p>

<blockquote id="KrHrP"><button id="KrHrP"></button></blockquote>

<xmp id="KrHrP"></xmp>

<samp id="KrHrP"><strike id="KrHrP"><noframes id="KrHrP"></noframes></strike></samp><i id="KrHrP"></i>

<samp id="KrHrP"></samp>
<i id="KrHrP"><legend id="KrHrP"></legend></i>

<acronym id="KrHrP"><legend id="KrHrP"></legend></acronym>

<blockquote id="KrHrP"><delect id="KrHrP"></delect></blockquote>

<samp id="KrHrP"></samp><samp id="KrHrP"><button id="KrHrP"></button></samp>

<samp id="KrHrP"><button id="KrHrP"><dd id="KrHrP"></dd></button></samp>
<p id="KrHrP"></p>

<xmp id="KrHrP"><delect id="KrHrP"></delect></xmp>

<dfn id="KrHrP"></dfn>

<button id="KrHrP"></button>

<dfn id="KrHrP"><delect id="KrHrP"><strike id="KrHrP"></strike></delect></dfn>
<dfn id="KrHrP"><delect id="KrHrP"></delect></dfn>

<button id="KrHrP"></button>

<xmp id="KrHrP"><delect id="KrHrP"><button id="KrHrP"></button></delect></xmp>
原创

第726章 我是一个进步的大汗?。ㄇ笤缕?,求推荐)-活埋大清朝全本-

  元童老祖凝视着张御。  他要对付张御可不是为了白秀请托那么简单,若只是为此,他完全不必要这般认真,他是了寻到一具合适的在外行走的载托之躯。  而在他看来,张御无疑是玄府这几十年来天资最高之人,若是成功炼祭,说不定能倚仗于此再度修炼回原本境界之中。  到那时候,他甚至可以复还原身,并从地窟之内脱困。  他此时打一个稽首,道:“请吧?!?br/>  张御立在那里不动,手中蝉鸣剑微微一闪,倏尔化若流光,直接往元童老祖所在之地飞射而去,并在狂涌的风沙中轻易划出一道细长的留痕。  元童老祖站在那里根本不曾躲闪,他任由剑光从自己的身躯之中穿过,而后整个人像是戳破的气泡一样破散了。  张御立有片刻,转身过去,元童老祖又一次出现了那里,他的身上完好无损,神情也与方才没有任何变化。  他眸光微动,那卷文册之中有着一个记载,元童老祖有一门神通唤作“无生心尘”,此法能将自身形影印入人心之中。  你只要看过其人,并还记得他的模样,那么你若用寻常手段攻击,那么触及的永远只是你自己心中所看到的那个幻影,而非是其本身。  而要是找不到其正身所在,那永远不可能将之杀死。  也是此法,令元童老祖难缠之至,哪怕功行与他相若之人也难在正面斗战中那他如何。  从文册后面的注释上看,擒杀这位的上修当初费了许多力气,特意炼就了一门“斩心影”之术,破解了这门神通,才最终将之解决了。  明校尉战败之后回来说是无法伤及敌手半分,很可能就是为这门神通所惑。  这等神通不是说你闭上双目,或者不去观望对方就可破解的,只要修士的法力心光与其法力接触,那么自然会被其将形影印入进来。  不过那记载之上并没有写“斩心影”之术怎么练,只是提了一句罢了,可即便有载,他也不会去练的。  他没有这等神通,但却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,那就是利用蝉鸣剑,于出剑斩杀对方的同时斩却自己心中形影!  这里要求很高,需得人心与剑相通,故是他在出来之时又沟通了一次剑器,以便做到那心剑如一,浑然无隙的境地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acmiz.lol/txt/197585/60885393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刘海莹
也许你会用新欢敷旧伤
张义方

而是从决定去做的那一刻起

伤发
不断想起。
阿库西巴
但无论怎样

热门推荐:

  821 皇城血夜(一)-小说魔妃太难追免费阅读-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万剑裁决-都市极品医神SoDu目录- 第726章 我是一个进步的大汗?。ㄇ笤缕?,求推荐)-活埋大清朝全本-